前往購物車   更多主題書展   前往三民網路書店

四十四、北韓發射飛彈 是誰在詐唬誰?

(原刊九十五年七月十七日《中國時報》)

本文截稿前,CNN傳來急訊,說聯合國安理會星期六「全體一致」通過決議案,要求北韓立即終止發射飛彈的挑釁動作。我上聯合國網站尋找決議案全文,卻因週末無人加班,找不到資料。等祕書處今天上班,整理紀錄貼上網站,最快也要到十九日或二十日了。

許多讀者可能已經忘記了,十二天前(七月五日),北韓「最高領導人」、朝鮮勞動黨總書記、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日,一手製造出所謂「飛彈危機」,引得全球注目,各國媒體爭相報導,聯合國走廊裡議論紛紛,日本更是朝野群起叫囂,徨徨不可終日。

金正日的用意非常清楚:他明知美國和日本拿北韓無可奈何,才故意做出一連串挑釁行動,以引起國際矚目為唯一目標。這與去年二月他耍弄的把戲如出一轍。當時平壤宣稱,它已具備製造核子武器的能力,但國際間無人相信。因為一九九八年八月底,北韓發射大浦洞一號飛彈,各國最初還有些半信半疑。到九月四日,北韓自己公佈影像,改口說發射的實際是「光明星一號」人造衛星,不是一顆飛彈。

不論發射的是洲際飛彈或人造衛星,同樣需使用三節式自動脫落的火箭作為推動力。問題在於這些年來,歐美國家各種探測太空軌道儀器日夜不息地偵測,從未發現有顆北韓衛星在外太空運轉,使金正日的謊言不攻自破。

有說謊的紀錄在先,北韓此次在七月五日破曉前發射七枚飛彈,算準了消息傳到華府,正是七月四日下午,打斷了美國「發現號」(Discovery)太空梭升空的節慶氣氛,使布希總統無法享受舉國歡騰的假日。這點它確實做到了,害得小布希在晚餐後,接連與胡錦濤、普丁、小泉和盧武鉉四人通熱線電話,尋求一致的反應。從那時起,白宮和美國輿論界忙了十天,似乎一事無成,到前天才終於有些成果。

美國早料到北韓會發射飛彈,駐日美軍也奉令高度戒備;只有一點未曾對外宣布,就是如有一枚飛越日本或周遭領海上空,可用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把它打下來。狡猾的金正日卻讓這些飛彈掉落在日韓兩國間的公海海域,一面顯示北韓已有在漆黑的夜晚發射飛彈的技術,另一面不給老美擊落它們的機會。

照理說,日本在安保條約下,享有美國的核子保護傘已經五十幾年。即使北韓真擁有核武飛彈與輸送載具,也不對日本真正構成威脅。但這次從小泉首相到可能接班的三巨頭,個個如臨大敵般出而指責平壤共黨政權。安倍晉三、麻生太郎、福田康夫接二連三地表示,日本在必要時有權對北韓實施「先發性攻擊」,也就是美國三年前對伊拉克採用的preemptive strike,震動朝野。

這些話真正的對象,並非國際輿論,而是日本國內年輕一代、只知享樂、從不關心政治的選民;其目的在煽動並引導民意,為修改麥帥「和平憲法」,使日本成為「正常國家」鋪路,但在國際間總要做出很焦急的模樣,明眼人一望即知。

大陸看得最清楚,新華社以轉載北京《環球時報》為名,語帶諷刺地報導說,日本常駐聯合國代表大島賢三,一夕間忽然變成了紐約「最活躍的大使」,提出措詞極為嚴厲的決議草案,要求七月份輪值安理會主席的法國大使立即召開安理會。

由此可見,北韓和日本都在詐唬人。金正日要詐唬美國,開始也的確產生些效果;不過華府馬上看穿了這場把戲。初起安理會各國態度游移,向以強硬出名的美國常任代表波頓,十日曾坦白承認:由日、美、英、法連署的共同決議草案「不急於交付表決」。北京隨即發表聲明,如日本硬要表決,中國將投否決票。俄羅斯隨即跟進,使這項措詞雖然嚴厲,但未提制裁(sanction)一字的決議草案,一時間似乎絕望了。前天居然修正通過,顯然是為正在俄國舉行的G8會議,塑造大國團結的假象。

更深一層看,所謂「北韓飛彈危機」,別國都是旁觀者,真正角力者只有大陸和日本兩個,美國和北韓反而成了配角。北京已經宣布,在聖彼得堡的G8會議期間,胡錦濤不擬與小泉單獨晤談。它傳遞的訊息很清晰,中日間的緊張關係,近期內尚無改善之望。

此次事件中,中共把對美與對日關係分隔處理。《環球時報》那篇文章說:「中國和美國在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方面有著共同的目標,而且中美這兩年在其它領域的共同目標正變得越來越多,日本政客對此看不順眼。」它斷言日本的動機是「離間中朝關係,挑撥中美關係,用在安理會推動制裁決議,給中朝之間製造難題」,語氣之重,可云空前。

大陸難得有機會罵日本「正在把東亞搞亂」,原因是日本「想要的不是東亞的穩定,而是要激化矛盾,引發局勢升級,從而能坐收漁翁之利」。看來所謂飛彈危機,誰也沒詐唬到誰,反而給中共製造了壓制日本的機會。

(本文收在《2006驚濤駭浪的一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