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購物車   更多主題書展   前往三民網路書店

推薦文--歐陽宜璋

現在的過去,文學長生

遊走於現在的過去,時間的空間,作家石德華的《長生殿》相對於清代經典戲曲:洪昇《長生殿》以至情和興亡為主軸,演繹五十折皇室、仙界與凡塵的釵合情緣,本書則以成住壞空的宇宙迴旋為主軸,精心呈現世間的情至與夢覺,完整涵攝了洪昇《長生殿》與作者夫妻之間天人遙望的永續情緣。小說的劇情既完全對應著洪昇《長生殿》,又鮮明的體現了有如抒情史詩般的自我完整性。而至情的反觀與自覺,恰與宏觀的宇宙運行:金、木、水、火、土互為呼應,細繹書中宇宙,正如古典抒情傳統與自我生命歷程的再現。當靜坐展卷,你我將不自覺的進入作者的愛情與別離美學,更能同理於「我選擇,我定位,我書寫」的達觀進行式。

自幼最愛背誦白居易的〈長恨歌〉,也每每擊節於「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之後,詩中以一半的篇幅開展動人的文字意象,從此以後,明皇與貴妃的故事由敘事轉入抒情,也轉入了「上窮碧落下黃泉」,綿綿不絕的深刻感悟。故事,再也不只是故事。而從元代白樸的雜劇《梧桐雨》、清洪昇的戲曲《長生殿》,一直到當代作家石德華的同名小說《長生殿》,那「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的思慕,終於透過生活歷練與不輟的重讀與神思,讓古典戲曲走入當代小說,在五十三章節裡織就了成、住、壞、空的宇宙法則,重新賦予了這部經典莊嚴瑰麗的再生。

「今古情場,問誰個真心到底?但果有精誠不散,終成連理。萬里何愁南共北,兩心那論生和死。」是洪昇在第一齣〈傳概〉表述的寫作緣由,而德華老師完美繼承並重塑了洪昇《長生殿》情與覺。透過人物與情節龐大精細的運籌,書中流動著靈活的敘事觀點與人物的襯托與對比,情境的虛實相生,魔幻立體,在在值得您坐擁一書,好好的在壯闊與幽微之間神思,在生活的每一個縫隙展卷,領略亙古不移的真情。無論是戰爭、愛情、奇幻與史筆,一一在她的筆下穿插編織,巧妙呈現了精緻劇作與自我體驗的完美平衡。這十三萬字的長篇小說在嫻熟的中文運用之下,呈現視覺與聽覺,長句短句交織的精準節奏,使得整體布局的氣韻連綿,首尾呼應。

首先,在音樂描寫上鮮活生動,第十七章〈霓裳舞〉與第十九章出現的驪宮高處仙樂風飄,承繼了洪昇第十二齣〈製譜〉與十四齣〈偷曲〉等情節,又呈現當代語言的洗鍊準確,例如〈偷曲〉中李謩自我介紹與石德華老師第十九章〈李謩〉對比,後者更增添了仙樂風飄的魔幻寫實成份。其次,在獨創小標及白描的情境中,每每畫龍點晴,有如一闋小令或慢詞。例如第三十一章〈暴雨近,滿樓風走〉,第三十七章〈變,世間最恆久的不變〉。第三十五章〈空山雨鈴霖〉中描繪明皇幸蜀時「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的情境,則有如一篇詩化的散文:

雲山重疊,長空雁飛,那一日黃昏時分,皇上騎馬危危過棧道,只一會兒,陰雲暗淡,天色昏冥,冷雨斜風撲面,高處傳來猿聲清長鳴,哀婉直令人斷腸。眾人請皇上暫登劍閣避雨,皇上倚在閣窗,雲走霧飛,望蜀山蜀水一片白茫茫,突然有鈴聲從更深更遠處穿山水、繚雲樹、撥雲霧、載風雨而來,泠泠分明,皇上說:「你們聽,這聲音。」……

此外,在《長生殿》的文字意象轉化上,百變而有常,如洪昇《長生殿》文末第五十齣〈重圓〉裡,提及的月宮重圓,在本書則體現於第四十九章〈凡間,一場最美的空花幻影〉。例如「織成天上千絲巧,綰就人間百世緣。」以及把「霓裳羽衣」之曲,歌舞一番,「笑騎雙飛鳳,瀟灑到天宮。」……

當上皇與貴妃重逢,再次攜手走入廣寒宮,那樣的圓好盈盈,永世無缺,莫前和蝶朵卻只能選擇住在同一座城市,共看一樣的星空,一樣的雲起,擁有至愛無求的安心。而讀者一定要讀罷五十三章〈迴環〉,看到「窗外一輪又大又黃的圓月亮,浮騰升起」之後,再細細玩味《長生殿》與自己心中的那輪明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