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購物車   更多主題書展   前往三民網路書店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元 
女大學生麗乃從小就超級愛看書,愛書愛到希望在書堆裡死去。然而,一次地震砸落的書,讓好不容易應徵上圖書館工作的她,轉生到了陌生的異世界,變成名叫「梅茵」的小女孩……

屋內探險

自從我重生變成了梅茵,已經過了三天。這三天來真的是兵荒馬亂,若要說起我慘烈的奮戰,堪稱字字血淚。 首先,為了尋找屋子裡的書,我瞞著母親想偷偷下床,就被罵到臭頭,強行遣返回床上。連續挑戰多次,皆以失敗告終。結果變成只要上廁所以外一下床,就會被強行送回床上,最後根本沒辦法出去找書。 再來,唯一我可以下床使用的廁所,也是無比激烈的戰場。 這裡的廁所都是在房內使用便盆,而且至今的梅茵都無法一個人使用廁所,每次都要有家人在旁陪同。任憑我怎麼哭喊:「我一個人也可以,不要看啦!」依然慘遭駁回,還會被罵:「要是尿床怎麼辦?!」 與其在別人面前尿床……我哭著使用便盆後,就得到了多莉的大力稱讚:「嗚哇,梅茵,妳現在用得很好了呢。再過一陣子就可以一個人辦到了!」我明白妳高興妹妹成材的心情,但我身為人類應該要重視的自尊、尊嚴和體面已經支離破碎了。 此外,家人不僅也在房內使用便盆,還把裡頭的東西直接往窗戶外面倒。太扯了。 換衣服也是戰爭。在我看來,是一個不熟的父親幫我脫衣服、換衣服。讓父親替我脫衣服,讓我覺得非常難為情,打從心底百般不願意地哭喊:「我自己脫!」卻只被當成了在耍脾氣。太慘了。 因為在麗乃時代,父親很早就過世了,我完全不懂要怎麼和父親相處。就算在梅茵的記憶裡非常喜歡爸爸,但在我眼裡看來,就只是個肌肉發達、長相又有點兇惡的大叔。被擔任士兵的父親的臂力一壓,我的抵抗兩三下就被摧毀殆盡。 接連敗給了所有家人以後,經過這三天,我已經把少女心和羞恥心都拋在了腦後。我還是年幼的小女孩,讓家人照顧我也是應該的。 ……不這麼想根本活不下去啊! 在我死心之前,我一直心想:這種生活我受不了了!但也無可奈何。現在我這樣年幼的病人就算離家出走,也過不了自己期望中的生活。為了尋找廁所和洗澡就離家出走,也只能一邊尖叫一邊閃躲從天而降的糞便,最後慘死路邊吧。 雖然乍看之下我完全慘敗,實則不然,我也有小小的勝利。 總之,我再也忍受不了無法洗澡,每天都拜託多莉用溫熱的布替我擦拭身體。反正都被人脫掉再換衣服了,再進一步讓人家替我擦身體,又有什麼好抗拒的呢? 每天多莉都露出了非常古怪的表情,我倒是神清氣爽。第一天水盆裡的熱水變得很髒,但最近已經不再那麼渾濁了。但是,頭還好癢。明知道沒有,但還是好想要洗髮精。 此外,我還得到了一樣東西。 就是用來綁頭髮的髮簪!我說了想要木棒,好盤起老是掉下來的頭髮以後,多莉就為我削了一根木簪。 呃,其實我最先看上的木棒,是多莉的娃娃的腳,我還問她:「可以折斷嗎?」結果差點把她惹哭,這點我知道是自己的不對。可是,由父親削木頭、由母親縫衣服所做成的多莉的寶貝娃娃,橫看豎看都像是稻草人,只看一眼根本看不出來是什麼鬼東西。 還有,在我想用髮簪盤起頭髮的時候,多莉還糾正我:「只有大人可以把頭髮全部綁起來唷。」不得已之下,我只盤起了一半的頭髮。文化的差異還真大。 既然已經對羞恥的生活死了心,只能快點恢復健康,整頓生活環境。 為此,我需要書。整頓生活環境的第一步,我需要書。只要有書,在床上要躺多久就能躺多久,也能忍耐各種不愉快的事情。應該說,我會忍耐的。 所以,我決定今天一定要在家裡探險。由於太長時間沒有看書,好像都快出現戒斷症狀了。可能很快就會忍不住咆哮、低吼,哭喊:「書!給我書,嗚嘎──!」 「梅茵,妳有躺著嗎?」 多莉打開房門,輕巧地探進頭來。見我乖乖躺在床上,心滿意足地點了下頭。因為這三天來,我一醒來就會溜下床,想在屋裡走來走去找書,卻馬上就昏倒,所以不只母親,連負責看護的多莉也對我嚴加戒備。 在白天要出門工作的母親請託下,擔任保母的多莉竭盡所能地不讓我下床半步。就算我想要逃走,身材嬌小的我也贏不了多莉。 「有朝一日我絕對要『以下犯上』。」 「梅茵,妳說什麼?」 「……嗯?我是說我好想長高喔。」 當然不可能察覺到我包裹在糖衣底下的話語真意,多莉傷腦筋地笑了。 「等梅茵病好了,就會長高了。因為妳老是生病,也吃不下飯,才會都已經五歲了,還會被人以為才三歲。」 「多莉算高嗎?」 「我六歲,但常常被人以為已經七歲或八歲了,所以算高吧?」 才差一歲,體格卻差這麼多嗎?那要以下犯上可能有點困難。不過,絕不能輕言放棄。我會小心飲食和環境衛生,然後恢復健康。 「媽媽去工作了,那我去洗碗。絕對不可以下床喔,要乖乖躺著,病才會好,病不好就長不高了。」 由於有溜下床的前科,為了解除多莉的戒心,我從昨晚開始就扮演著聽話的乖寶寶,靜靜地等著多莉出門的時刻來臨。 「那我出去了。要乖乖等我回來喔。」 「好~」 老實又乖巧地回應後,多莉「啪噹」地關上臥室房門。 ……呵呵呵……好了,快點出門吧。 我就這麼安靜地等著多莉抱著放有碗盤的籃子出門。雖然不知道她都去哪裡洗碗,但每次都是出去三十分鐘左右。看來不是家家戶戶都有自來水,而是外頭有公用的用水區吧。 先聽到了上鎖的喀鏘聲,然後是多莉走下樓梯的腳步聲越來越小。 ……好,動手吧。 因為有多莉這個姊姊在,只要翻遍整間屋子,起碼會有十本繪本吧。一定有,不可能有人家裡沒有書。雖然找到了書,現在的我也還不識字,但還是可以看著圖畫進行聯想,推敲出文字吧。 確定已經完全聽不見多莉的腳步聲以後,我才輕輕地把雙腳放在地板上。地板帶有著泥沙的粗糙觸感,我稍稍皺起了臉。家人不喜歡光著腳走在大家穿鞋走著的地板上,覺得很髒,但為了不讓我到處亂跑,多莉拿走了像是歐洲農民穿的木鞋,所以我也別無他法。 ……比起腳髒了,找書更優先嘛。 還沒完全退燒的我只能一直躺在臥室床上,床邊擺有籃子,但裡面只有用木頭和稻草做成的小孩子玩具,沒有書。 「要是這裡有書,就能省點力氣了……」 每走一步,小小的泥沙就在腳掌底下沙沙滾動。這裡的生活習慣是連在室內也穿鞋,所以我知道抱怨也沒用。雖然知道沒用,但還是忍不住大喊:「快來人給我掃把和抹布吧──」 家裡沒有半個人,所以當然無人回應,也沒有出現掃把和抹布。 「唔,馬上就遇到難關了嗎?」 對我來說,屋內探險的第一道關卡就是臥室房門。雖然拚命踮起腳尖後不是碰不到,但要轉動勉強可以碰到的門把卻比預期中困難。 我環顧房間,尋找可以當作踏板的東西,看見了裝衣服的木箱。 「唔唔……」 如果是麗乃的身體,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移動這個木箱,但不管我怎麼用現在這雙小手又推又拉,木箱依舊不動如山。本來也想過既然體格這麼嬌小,乾脆把放有玩具的籃子倒過來站上去,但依我的體重,很可能會一腳踩破。 「再不快點長高,現在這副身體不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掃視了房內一圈,考慮過各種自己搬得動的東西以後,我決定把父母的棉被疊起來當作踏板。要把自己的棉被放在穿鞋走著的地板上,我死也不要,但如果是可以若無其事地在這種環境下生活的父母的棉被,那就沒關係,應該吧。 ……爸爸、媽媽,對不起喔。 為了找到書,就算會惹父母生氣,也阻擋不了我。 「嘿咻。」 我站上疊起的棉被踮起腳尖,整個人掛在門把上,好不容易轉動了門把。「嘰」的一聲,門開了!但是,是往內側。 「嗚哇?!」 因為整個人都掛在門把上,猛然彈開的門眼看就要打中我的頭,我慌忙鬆手,但還是晚了一步。我就這麼往後翻倒,還「咕咚咕咚……咚!」地發出滔天巨響,從棉被上滾下來,撞到了頭。 「好痛……」 我按著頭坐起來,發現房門打開了一條細縫。頭上的傷可說是光榮的負傷。 我一骨碌跳起來,把手伸進門縫裡頭,用力打開門。父母的棉被沙沙沙地在地板上滑行,那一部分的地板好像變乾淨了,但我裝作沒有看見,我無意弄得這麼髒的。 ……真的很對不起。 「啊,是廚房。」 走出臥室,就是廚房。但不是時髦現代的那種廚房,感覺更適合用灶房或炊事房來稱呼。 房中央有張一般大小的桌子和兩張三腳椅,以及應該也做為椅子使用的一個木箱。右手邊那是餐具櫃吧,有個附有把手的木櫃。 靠近臥室的這面牆上設有爐灶,金屬鍋、勺子和看似為平底鍋的廚具就掛在牆上的釘子上。一條繩子從一面牆延伸到另一面牆,上頭披著應該是抹布的髒兮兮布料。要是用那種布擦東西,感覺會變得更髒。 「嗚啊,我開始覺得難怪這副身體會體弱多病。」 爐灶對面的角落放有偌大的水缸,和看似可以讓水往外流的流理臺。果然沒有自來水吧。此外還有一個大籃子,裡頭堆滿了長得像馬鈴薯和洋蔥的食材。其他還有很多顏色和形狀我都沒看過的食物,所以就算我覺得那是馬鈴薯,也有可能其實是其他東西。 「嗯?這個……跟酪梨好像?不知道能不能榨油呢。」 看了籃子裡的食材,我留意到了某樣蔬果。如果能用這樣蔬果榨油,說不定就能處理這顆好癢的頭。 麗乃的母親擁有一個換過一個地迷上怪東西的老毛病。只要碰到新的東西就會一頭栽進去,像是文藝學習中心、電視的節儉節目、雜誌特輯介紹的自然派生活。她常常都說:「麗乃也要學著對書以外的東西感興趣。」但我很清楚,我絕不會去碰自己提不起興趣的事情。雖然每次都被母親拖下水,讓我很受不了,但託母親的福,搞不好洗髮精的問題這下子就解決了。 ……媽媽,謝謝妳。我好像能在這裡活下去了。 發現了戰利品讓我的心情激動,環視廚房,臥室以外還有兩扇門。 「唔呵呵~哪一扇門才是對的呢?」 眼前的廚房怎麼看都不像會有書櫃的樣子。我看見從廚房通往另一間房的房門半掩著,立刻用力打開。 「嗯……儲藏室?猜錯了呢。」 不知道用途是什麼,房間裡雜亂無章地塞滿了我難以理解的東西。大多都放在架子上,但擺得很凌亂,不像是會有書櫃的房間。 我死了心,想打開另一扇門,但是喀嚓一聲,發現門鎖上了。我喀嚓喀嚓地好幾次轉動門把,門卻完全沒有打開的跡象。 「……奇怪了?難道這就是多莉走出去的那扇門?咦?這樣就沒了?」 如果這扇門通往屋外,那就表示這間屋子沒浴室、沒廁所、沒自來水、沒書櫃,什麼都沒有,看起來也沒有其他房間。 ……等等,神啊,祢跟我有仇嗎? 麗乃那時候,我向神明許的願望分明是:「轉世後也想看書。」才不是像現在這樣重生之後,還有著日本人的記憶、觀感和常識,自己居住的房子裡卻沒有浴室、廁所和自來水。我一直深信自己會投胎到身邊理所當然有書的環境。 「……莫非書很貴?」 就我知道的歷史,直到有印刷機可以大量生產之前,書本確實是非常昂貴的物品。如果不是上流階級,幾乎沒有機會看到書。這裡的環境大概也不像麗乃那時候,公所機關會因為有寶寶出生就送上繪本當賀禮。 「嗚,沒辦法。既然沒有書,就先從文字開始找起吧。」 沒有書,不代表就完全沒辦法學習文字。像是折疊廣告單、報紙、社區傳閱板、說明書和日曆等等,有很多東西都會寫字。至少在日本是這樣。 「……沒有。完全沒有!一個字也沒有!」 我走來走去,翻遍了廚房的餐具櫃和儲藏室的架子,但這間屋子裡別說書了,也完全找不到印有文字的東西。找不到文字,當然也看不到紙張。 「這是怎麼回事?」 像是體溫一口氣飆高,頭開始痛了起來。心臟撲通撲通劇烈狂跳,耳朵裡頭傳來「嘰──」的耳鳴。就好像緊繃的絲線突然斷了,我當場蹲下。 眼眶深處好熱。 被書壓死……嗯,也是沒辦法的事,只是希望在書堆裡死去這個願望有些偏離了原本的預期而已。而且,希望能投胎轉世的人,也是我自己。 ……可是,這裡沒有書耶?也沒有文字喔?還沒有紙?我真的要在這裡活下去嗎?要做什麼活下去? 一滴眼淚掉了下來。 我的大腦從來沒想過會有一個世界完全沒有書。想不出自己以梅茵的身分在這裡活下去有什麼意義,我覺得自己成了一具空殼。 眼淚停不下來。 「梅茵!妳怎麼沒有躺在床上?也沒有穿鞋子,怎麼可以下床!」 多莉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發現癱坐在廚房地板上的我,一雙藍色眼睛立刻氣得冒火,音量跟著提高。 「……多莉,這裡沒有『書』。」 「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多莉,我想要『書』。我想看『書』。我明明這麼想看『書』,這裡卻沒有『書』!」 我失魂落魄,眼淚一顆顆不停地掉下來,多莉擔心地喊著我的名字。但是,再怎麼向沒有書也不覺得有哪裡奇怪的多莉訴說自己的心情,她也不會明白。 ……要告訴誰才會明白呢?要去哪裡,才會有書呢?誰快來告訴我吧! 轉生後的麗乃不僅成為體弱的小女孩,而且還到了一個平民幾乎無法取得書的世界!懷抱著現代知識和記憶的她,該如何以梅茵的身分在異世界生存下來,並讓自己過著被書包圍的生活呢?……

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

村山仁志
原 價: NT$ 280元
79折:NT$ 221

制服少女的留言:深夜12點的電臺奇蹟02

村山仁志
原 價: NT$ 280元
79折:NT$ 221

挺不錯餐館推理事件簿︰來一份翻轉蘋果塔

近藤史惠
原 價: NT$ 260元
79折:NT$ 205

挺不錯餐館推理事件簿:為你送上熱葡萄酒

近藤史惠
原 價: NT$ 260元
79折:NT$ 205

神居書店:幻本之夏

三萩千夜
原 價: NT$ 260元
79折:NT$ 205

神居書店:越冬之花

三萩千夜
原 價: NT$ 260元
79折:NT$ 20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