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購物車   更多主題書展   前往三民網路書店
定 價:320元
優惠價:79253

序章

「梅茵終於在奇爾博塔商會病倒了。請立刻準備房間和魔導具。」 人在商業公會的祖父派來的使者快馬加鞭,趕來傳達這項消息。 這一天終於來了──芙麗妲的褐色雙眼綻放出強烈的光彩。她仰頭看向迎接了使者的管家,立刻下達指示,要他做好準備。 「爺爺應該也派了人去奇爾博塔商會,要不了多久,班諾先生就會帶著梅茵過來,所以快點做好準備吧。我去一趟爺爺的房間。」 芙麗妲伸手摸向自己無時無刻戴在脖子上的細鍊,拉出鑰匙。細鍊上掛著兩支鑰匙,一支是祖父房間的鑰匙,另一支是祖父房裡金庫的鑰匙。 芙麗妲和自己的侍女伊蒂一同走進祖父的房間,用鑰匙打開了堅不可摧的金庫。裡頭放著不惜花下重金向貴族買來的魔導具,本來曾有將近十個左右,如今只剩下了幾個。和梅茵一樣,也受到身蝕侵蝕的芙麗妲必須倚靠這些東西延續自己的生命。 芙麗妲一邊藉著魔導具延續生命,一邊藉由祖父經商所建立起的神通廣大人脈,成功與某位貴族簽約,延長了壽命。但是,誰也不知道貴族會不會某天突然改變心意。現在金庫裡剩下的魔導具,說不定將來會需要用來延長自己的生命。芙麗妲用手指摸著自己手腕上貴族交給她的魔導具,微微瞇起眼睛。 「小姐,真的要這樣做嗎?」 似乎沒有留意到芙麗妲短暫的遲疑,伊蒂開口這麼詢問。芙麗妲甩開瞬間的猶豫,往金庫內伸出小手。 「嗯,因為梅茵是我的第一個朋友。而且為了拉攏她過來,這麼做也是值得的。」 芙麗妲輕輕拿起的魔導具有著項鍊形狀,老舊得只要動作太過粗魯,就有可能馬上損壞。不論向貴族開價多高,他們都只願意讓給平民快要損壞的魔導具。明知道貴族是趁火打劫,但一想到能夠換來生命,也只能乖乖掏錢。 「梅茵也會明白的。」 梅茵利用線,就編織出了前所未見的新髮飾,她手上肯定還有其他的新商品;還是現在目光犀利、在艾倫菲斯特成長速度最快的奇爾博塔商會,在她還沒受洗前,就急著辦理暫時登記來慎重保護的金雞蛋。芙麗妲想要這顆金雞蛋想要得不得了。自己的直覺在告訴她,站在商人的立場,也一定要把梅茵拉到自己這邊來。 但是,在她心裡,不只是想要營利而已。年紀相仿、同樣都有身蝕,又準備從事相同職業的梅茵,是芙麗妲第一個找到的同伴。她希望梅茵待在自己身邊。就算今後前往貴族所在的區域,也能一直互相扶持。她是這麼想的。 今後為了活下去,梅茵也必須和自己一樣與貴族簽約。能在這件事幫上忙的,並不是才剛崛起不久的奇爾博塔商會,而是身為商業公會長的祖父。只有向與貴族交情深篤的他們靠攏,才能和條件較好的貴族簽約。 「既然梅茵覺得班諾先生對她有恩,那我們也賣她人情就好了。只要救了她的性命,梅茵一定會感激我們。」 賣了人情以後,要是梅茵能心甘情願地投靠他們這邊就好了,但人的情感沒有那麼容易改變吧。那麼,讓她不得不改變陣營就好了。就算無所不用其極,她都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個魔導具的價格……爺爺告訴班諾先生是一枚小金幣和兩枚大銀幣,但其實是兩枚小金幣和八枚大銀幣。班諾先生說了梅茵會付這筆錢,但價格變高了,梅茵還付得出來嗎?」 「萬一她付不出來呢?」 希望小姐不會因此蒙受損失──伊蒂低喃說道,芙麗妲便呵呵地笑了。 「那梅茵就必須加入渥多摩爾商會。有了她,大金幣的損失一下子就能補回來。」

芙麗妲與身蝕

那種被熱吞沒,從邊緣慢慢被侵蝕的感覺很熟悉。我和之前一樣盡可能集中精神,與熱對抗,努力把熱逼退。 ……我都還沒有把書做出來呢! 我一邊回想以前是怎麼掙脫這股熱意,一邊奮力把熱往中心集中,但不同於先前幾次,這次的數量太龐大了。不管我怎麼壓,都會被反壓回來,還差點被壓垮。 但是,我還是「嘿!嘿!」地吆喝,堅持不懈地驅趕自己身邊的熱意。然後,熱意突然間被大幅吸往了某個方向。就好像吸塵器的廣告那樣,大量垃圾都被吸進了吸頭裡面,四周身蝕的熱意逐漸消失。 ……很好!就這樣消失吧! 眼看熱的數量不斷減少,我覺得太有趣了,就接連把熱意推向幫忙吸掉的吸塵器,接著某處忽然傳來了「啪!」的斷裂聲。與之同時,熱被吸走的情形也戛然而止。就算我繼續把熱推過去,也全部又跑回來。 ……咦?吸塵器壞掉了嗎?該不會被我弄壞了吧?怎麼辦? 瞬間減少了許多的熱意在我身邊飄浮,我好一會兒束手無策。但當然沒有半個人可以告訴我現在發生了什麼事,這裡也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總之好像得救了,那之後再想吧。 和剛才不一樣,我把感覺減少了一半的身蝕熱意往中心擠壓。要把變少的熱意抑制下來並蓋上蓋子,就比較沒有那麼困難。就好比把平常不用的東西塞進紙箱裡,再放進衣櫃裡一樣,我用力地擠壓,把熱壓回中心。 在終於結束了的成就感包圍下,我感覺到意識慢慢地浮上表面。 ……這裡是哪裡? 張開雙眼,又是我感到陌生的世界。 首先,四周十分昏暗。起先我還以為是不是太陽要下山了,但只有我的頭部附近很暗,腳邊隱約有光透了進來。雙眼雖然可以視物,但不知道那算不算天花板,深綠色的柔軟布幔蓋住了我整個視野,圍起了我躺著的床舖。布幔只在我腳邊打開了一半的縫隙。是用以徹底阻絕他人的視線,用厚布圍起來的有頂蓋的床。能夠用這麼多布,肯定是有錢人。 ……難道我這次終於轉生成為貴族了嗎?! 床舖的材質和我家的床完全不一樣。身體底下不再是平常躺慣的稻草,而是很柔軟的布料,還蓋著暖和的針織被單和具有厚度的溫暖棉被。摸起來既舒服,躺起來也覺得很幸福。雖然麗乃那時候也是躺彈簧床,蓋羽絨被和柔軟的高級毛毯,但經過這一年的生活,我的記憶好像已經完全被取代了。不管是翻身側躺,還是把頭轉來轉去,枕頭和棉被都不會發出喀沙喀沙的聲音,稻草也不會從被單底下冒出來,讓人覺得很刺,如今的我甚至覺得這簡直太神奇了。 ……稻草棉被其實也很溫暖喔。習慣以後,就算被跳蚤和塵蟎咬,久而久之也睡得著。習慣以後啦。不過,好久沒有躺在這麼舒適的被窩裡了,真想再多睡一會兒。 我因為和多莉睡同一張床,床舖窄到翻身的時候都必須非常小心,但這張床大得可以任我從這一邊再滾到另一邊。 我滾來滾去地滾到床邊一看,發現床邊擺著椅子和小桌子,還有熄滅的燭臺。每樣東西都讓我感到陌生。 但滾來滾去以後,我也看見了熟悉的東西。就是自己的手和頭髮。我舉起手觀察,再拉拉自己的頭髮,可以確定我依然還是梅茵的模樣。 ……看來我沒有重新轉生呢。那麼,我更好奇這裡是哪裡了。 我努力回想自己失去意識前的情況,翻找記憶。對了,記得昏倒之前,班諾說了要通知公會長。 「啊……難不成這裡是公會長家?」 聽說公會長擁有可以抑制身蝕熱意的魔導具,班諾也說他曾和公會長協商過,那麼這裡想必是公會長家吧。也能理解房間為什麼這麼豪華了。 「不好意思,有人在嗎?」 雖然身體倦怠到不想起來,但還是了解一下現在的情況比較好。我躺在床邊,遲緩地伸出手,輕拉了拉像窗簾一樣垂落下來的布。可能是聽到了我的聲音,布幔微微晃動,一名不認識的女性走進頂蓋裡頭。 「請您稍候。」 只說了這句話,那名女性就離開了。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情形下,我也不敢亂動,就裹在棉被裡頭等待。於是身體變得越來越暖和,睡意再度襲來。 ……糟糕,又想睡了。 就在我的意識開始恍惚的時候,聽見了房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然後是走近的腳步聲。就像在課堂上打瞌睡時,聽到了老師的腳步聲而驚醒,我的意識瞬間回籠。 布幔輕輕搖晃,一對淡粉色的雙馬尾露出來,芙麗妲拿著點燃的蠟燭走進頂蓋裡頭。 「梅茵,妳醒了嗎?關於自己發生的事情,妳還記得多少呢?」 芙麗妲把蠟燭放在小桌子上,往床邊的椅子坐下。感覺到了要談話的氣氛,於是我想坐起來,芙麗妲就制止我。 「這次的熱意應該對身體造成了很大的負擔,妳躺著就好了。」 「謝謝。可是,講話的時候要是躺著,我可能會睡著……」 我撐起上半身坐好後,芙麗妲就苦笑著說:「不可以勉強自己喔。」 「呃……妳說關於自己發生的事情嗎?我還記得自己是在班諾先生店裡的時候,熱意突然爆發,就把我吞噬了……這次身蝕的熱意太過龐大,我一個人根本對付不了,後來就突然被吸到了某個地方去。難道是芙麗妲妳做了什麼嗎?」 截至目前為止,熱意還從來沒有像那樣急遽消失不見過。恐怕是用了班諾說過的魔導具吧。那不就代表我弄壞了非常昂貴的魔導具嗎?我的臉色不禁變得慘白,芙麗妲卻和我相反,帶著可愛的微笑連連點頭。 「妳幾乎都說對了。我盡可能把妳身上的熱意,都塞進了快要損壞的魔導具裡頭。雖然魔導具壞了,但梅茵身蝕的熱意應該也減少了很多。妳覺得呢?」 「嗯,真的輕鬆了很多。可是,我聽說魔導具很貴……」 我面無血色地詢問後,芙麗妲就露出了非常開心又愉快的笑容報上價格。 「是呀。剛才那個壞掉的魔導具要兩枚小金幣和八枚大銀幣喔。班諾先生說過梅茵會支付這筆錢,但妳真的付得出來嗎?」 班諾在為絲髮精的額外資訊報價的時候,肯定已經知道了魔導具的價格。否則的話未免太剛好了。 ……嗯?可是,班諾先生一開始的報價是兩枚小金幣吧?這樣不就不夠嗎?還是他覺得賣了紙張之後,可以籌到這筆錢? 對於班諾的報價感到有些矛盾,我向芙麗妲點點頭。 「……我付得出來。」 「妳居然真的有這筆錢……這下子就不能把妳拉過來了。」 芙麗妲吃驚得微微睜大眼睛,不滿地鼓起臉頰。 「要是梅茵付不出錢來,我還想要求妳別去奇爾博塔商會,改來我們渥多摩爾商會登記呢。因為爺爺告訴班諾先生的魔導具價格,是一枚小金幣和兩枚大銀幣,我還以為妳身上的錢絕對不夠。看來班諾先生還是比我技高一籌。」 ……那時候拒絕兩枚小金幣的我,幹得好啊!還有把資訊費提高到剛好足以支付這筆錢的班諾先生,簡直英明!連在性命攸關的魔導具價格上都會設下陷阱,萬一我真的必須來這種店上班,脆弱敏感的胃一定會破個大洞! 我撫胸鬆了口大氣,芙麗妲就稍微正色,說: 「剛才那個魔導具舉例來說,就只是把快要溢出杯子的水吸走而已。杯子裡的水並沒有消失,而且隨著妳長大,水量也會再度增加。」 我聽了點點頭。先是一年前,然後是半年前、一個月前,最後是現在。身蝕的熱意越來越難以應付,如今在被魔導具吸走了以後,已經穩定很多。雖然大幅減少了,但我自己最清楚,今後還會再度增加。 「麻煩在於,比起身體長大的速度,水增加的速度更快。所以,直到再度滿出來之前,我想大概只剩下一年的時間。」 因為同樣都是身蝕吧,我很切身地感受到芙麗妲說的全是真的。我點頭後,芙麗妲像是刻意摒除所有感情,面無表情地淡然說道: 「所以梅茵,妳要仔細想清楚再作選擇。要就算被貴族豢養也要活下去,還是要和家人一起生活,就這樣子死去。」 我一時間無法理解她的意思,眨了眨眼睛,芙麗妲就傷腦筋地笑了笑。 「魔導具基本上都是貴族所有。發現我得了身蝕,爺爺就不惜花錢,到處搜購對貴族來說已經沒有價值可言、不久就會損壞的魔導具,所以我們家裡還有幾個。但現在就算再去外面找,恐怕也找不到了。」 「咦咦咦?!沒有價值可言、不久就會壞掉的魔導具,還要兩枚小金幣和八枚大銀幣嗎?!」 我的眼睛瞪得老大,芙麗妲眨了幾下眼睛後,慢慢地偏過臉龐。 「如果這些錢可以延長壽命,其實也不算很貴吧?畢竟可以正常運作的魔導具,還要大金幣才買得起呢。有了身蝕的平民若想活下去,就只能和貴族簽約,專為貴族效力,然後買下魔導具,為了償還欠款,一輩子都要為貴族做牛做馬喔。」 看芙麗妲說明得一副這是理所應當的樣子,我想芙麗妲自己一定也聽過了這樣的說明無數次。 「……難道芙麗妲也簽了約嗎?」 她也和貴族簽約,買了魔導具嗎?我問完,芙麗妲就露出了花開般的燦笑點頭。 「是呀,我已經和貴族簽約了。雖然對方允許我在成年之前都住在這裡,但等成年禮結束,就會成為貴族的愛妾。」 「啥?!愛、愛愛愛、愛妾?!妳真的知道愛妾是什麼意思嗎?!」 簡直不敢相信會從柔弱又可愛的小女孩口中聽到這兩個字,我張口結舌。芙麗妲反而詫異地看著我。 「……看梅茵的反應,妳知道愛妾是什麼樣的存在吧?」 一般六到七歲的孩子不會知道愛妾是什麼。甚至是明知道意思,還泰然自若地宣稱自己將來會成為愛妾,這真是太離譜了。 「雖然對方也提議過,可以當第二或第三夫人,但爺爺說了,一旦成為正式的妻子,繼承權和正妻之間的優先順序這些事情就會很麻煩。尤其我們家因為比下級貴族還要富有,很有可能引發無謂的紛爭呢。」 「噫────!公會長!怎麼能對小孩子說這種話?!」 我忍不住失聲大叫,芙麗妲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地看著我。 「梅茵,這也跟妳有關喔。如果妳選擇要活下去,就代表要在貴族的世界裡生存。如果不夠圓滑小心,就算有魔導具,還是會因為其他理由被殺,這種例子還不少喔。為了保護自己,蒐集資訊是很重要的。如果都沒有人告訴妳,危險的會是自己喔。」 「對不起,是我想得不夠周詳。」 顯然和平至上的日本人思考還是根深柢固。不同於可以安穩度日、生活安逸的那個世界,這裡可是異世界。我立刻道歉,芙麗妲就露出苦笑。 「沒關係,是我的情況非常特殊。因為爺爺是公會長,不是和許多貴族都有生意上的往來嗎?還會有貴族主動想和我們攀關係,甚至請求援助,所以才能夠選擇對我自己和家人來說,條件更有利的對象。」 「條件嗎……?」 我不由得歪頭接著問道,芙麗妲的表情就像在說:「問得好!」開始說明: 「我可以在貴族區開店唷。不是貴族老爺把宅邸裡的一個房間或別館賜給我,而是可以自己開店。雖然開店的費用和生活費必須由我們自己支出,但以後就可以在貴族區開設分店,還能夠繼續原本因為身蝕而必須放棄的經商,所以我非常期待呢!」 芙麗妲的小臉閃閃發亮,說著對未來無比期待的話,掛著花朵般的燦爛笑靨。 「……這樣子啊。但芙麗妲都沒有想過,要和喜歡的人結婚嗎?」 「哎呀,梅茵,妳在說什麼啊?反正到頭來,結婚對象都是由父親決定的呀。雖然可以從幾個人選當中挑選,但還是要和父親決定好的對象結婚喔。」 ……啊啊,我的常識,在這裡並不是常識。對喔,結婚對象都是由父親決定的,完全是兩個家庭的結合。 「所以能在貴族區擁有據點,家人都很滿意,雖然要把三成的營利交給貴族老爺,但可以擁有自己的店,又能藉此和老爺保持物理上的距離,遠離各種麻煩,對我來說條件很好唷。」 看她帶著那麼可愛的笑容,描繪著將會成為愛妾的未來,明知道兩邊的常識不一樣,我的心情還是非常五味雜陳。 「我擁有可以提供金錢援助這方面的優勢,但梅茵對貴族來說,沒有任何好處吧?說不定妳以後的生活,反而還會羨慕我這種妳無法接受的愛妾身分呢。所以妳要仔細想清楚,選擇自己比較不會後悔的生活方式。」 ……啊,原來是這樣。因為我也是身蝕,需要貴族的庇護才能活下去。 所以芙麗妲的意思是,在下一次身蝕的熱意又達到飽和之前,必須想好自己今後的打算。要一輩子為貴族做牛做馬,還是待在家人身邊然後死去。 「謝謝妳,我會好好想想以後要怎麼辦。能夠知道這麼多事情,真是太好了。」 「是啊,梅茵身邊沒有人了解這方面的事吧?如果妳對身蝕有什麼疑惑,就來找我商量吧。在這方面真正可以了解彼此的人,我想就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因為身蝕是非常罕見的疾病,知道的人也很少。有個人可以商量未來的事情,就不會那麼無助了。 「給你們添麻煩了。我得回家才行。」 感覺得出來房內越來越暗,現在應該是太陽開始下山的時間了。再不快點回家,家人會擔心的。 事情都談完了,我想要下床,芙麗妲卻把我推回床上。 「放心,妳就繼續躺著休息吧。今天妳的家人也一直待到剛才喔。」 「『今天也』嗎?咦?我到底昏迷了多久?」 居然過了一整天嗎?我瞪大雙眼,芙麗妲就用手托著臉頰,微微偏過頭。 「妳是昨天上午的時候被送過來,現在已經是傍晚了。大概是消耗了大量的體力,從妳退燒到醒過來為止,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呢。所以已經說好就算妳醒了,直到後天的洗禮儀式之前,都先留在這裡休養並觀察情況喔。」 看來在我還沒恢復意識的時候,公會長和班諾兩邊的人以及家人,已經有過了一番討論。光是想像家人接到通知時的樣子,胃就痛了起來。 「看今天的情況,明天早上路茲會再過來一趟,妳的家人也會過來吧。妳今天還是先躺下來,閉上眼睛好好休息吧。」 「芙麗妲,謝謝妳。」 「在和家人討論之前,妳先想想自己想怎麼做吧……明天等妳恢復了精神,再一起做之前說好的點心吧。」 芙麗妲喀答一聲站起來,拿起蠟燭靜靜離開,視野於是變作一片黑暗。 我回想著芙麗妲說過的話,本來想要好好思考整理,但身體顯然想要休息,就算坐著,眼皮還是沉重地掉下來。我窸窸窣窣地鑽進棉被裡頭,再也抗拒不了舒服的被窩,轉眼間就失去了意識。 「麻煩在於,比起身體長大的速度,水增加的速度更快。所以,直到再度滿出來之前,我想大概只剩下一年的時間。」 因為同樣都是身蝕吧,我很切身地感受到芙麗妲說的全是真的。我點頭後,芙麗妲像是刻意摒除所有感情,面無表情地淡然說道: 「所以梅茵,妳要仔細想清楚再作選擇。要就算被貴族豢養也要活下去,還是要和家人一起生活,就這樣子死去。」 梅茵沒有想到,在芙麗妲用魔導具幫她吸走身上的熱意後,會給她一個最大的難題。而在一年的期限到來之前,梅茵究竟會選擇和家人分開,或是留在家人身邊,把一切交給命運呢?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此分類目前無任何商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