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購物車   更多主題書展   前往三民網路書店
  定 價:400元
優惠價:85340

去啊,去寫《長生殿》啊!

今 生

我已有多本著作,我想,我還會有多本著作,但沒有一本的意義可以超越這一本。

完稿那一天,我走進書房對我先生的遺照大聲說:「哥,《長生殿》寫完了!」

我習慣在固定的咖啡館寫作,從簽約後,每天下午兩點,我先生就會對我說:「去啊,去寫《長生殿》啊!」《長生殿》不好寫,我寫得拖拖拉拉,加上那一年,他的病情穩定,我們國內國外的旅遊,《長生殿》的進度因此極慢。

二○一○年十一月中旬,我們去到長灘島,下午,兩人從海邊躺椅午覺醒來,在沙灘上玩得像孩子,洪昇的《長生殿》就躺在海灘椅上笑看著我們。在安寧病房的時候,他對我說,這一生最好的旅遊是長灘島。

十二月三十日,他住進北榮病房,二○一一年五月七日病逝中山安寧病房。

我的《長生殿》一直停止在長灘島,三萬字。無法做任何事,只能讀佛法,我有太多疑問需要求解,關於這場人生,佛法為我解答的是今生與去來。

一直到他周年忌日之後,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我要用他的風格過我的餘生,那麼,怎可以忘記他的這句話:「人身上有一樣才華,是很不容易的。」他一生都在成全我的文字書寫。

我重新找回書籍、資料,重新再開始閱讀、感受,可以了,我告訴自己,打開電腦、找出檔案,重讀先前寫的那三萬字,陌生到不似自己的作品,然後,天天哭著寫,一直到可以不哭為止,發現自己已經習慣在讀在寫,下午兩點出門,六點回家,騎著摩托車划破黃昏暮色回家途中,依稀以為他仍在家等我,我一開門叫:「哥」,他便微笑應我。

我寫道士楊通幽,木訥寡言,絕聲利,遠囂塵,願意負責與成全,有著我心愛丈夫的疊影。三萬餘字寫到了成與住,重新動筆之後,我寫成的是壞與空。

「去啊,去寫《長生殿》啊!」永生的疼憐與鼓勵,最後的病榻上他告訴我:「你好,我就好」,書寫這本書的日子,他在天上應該時時俯身微笑在看我,他最知道,在文字跟前,我安好。

我用這本書,見證我與他今生的恩情,永續的情緣。

姊妹幫

浪潮湧上沙灘,退下,再一波向前,我的書寫一如修行,偶而也有退一下的時候。

FB非我族類,我只是因應潮流,但扞格不入,但我由此擁有「姊妹幫」這個社團;不敷衍,不打屁,誠心說點話,有事相幫忙。

我開始自導自演在上面PO:「不滿七萬字,不上姊妹幫」,於是,七萬字了,我又PO:「七萬二,請大家吃薏仁。」薏仁真的吃了。有時沒到預定的數目,我還真的吃了晚飯後,自動自發繼續再衝一下,好歹就寢前要上網,對姊妹們有個交待。

有一天,有個姊妹在上頭PO了一句:「十萬字,我們請你吃飯。」就真的十萬字了,小山西館請吃飯那天,我已經寫到十一萬字。

隨手會PO上一段正在書寫的內容,有文字傳來:

「I like your story and words so much」。

書 成

謹以此書,獻給先夫施純德先生。

謝謝姊妹幫,於這段日子的相陪。

謝謝三民書局的體諒與成全,從不給我催稿的壓力。

謝謝永遠的小妹翁秀緞,一字一字校對我十二萬字的長稿。

此分類目前無任何商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