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購物車   更多主題書展   前往三民網路書店
×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隨書附贈:
「上級貴族的新生活」雙面拉頁海報!
首刷特典:
番外篇再加碼〈與姊姊大人的茶會〉!

●贈品以實物為準,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為了保護心愛的家人和朋友,梅茵離開平民區,以領主養女「羅潔梅茵」的新身分展開貴族的生活。然而,她的行程表被必須學習的新事物塞滿,連一點看書的時間都沒有,更要壓抑對家人的思念,讓她感到滿腹挫折。

即使如此,梅茵還是不停地創造奇蹟,她先是端出了令上級貴族也折服的全新餐點,緊接著又為了建造新的孤兒院兼印刷工坊,開始籌辦艾倫菲斯特史無前例的慈善音樂會!

但頻頻昏倒卻替梅茵帶來諸多不便,神官長說梅茵的狀況其實有藥可解,不過她必須親自到藥材產地用自己的魔力採集製作藥水的材料,而首先她得要學會用魔石製作出屬於自己的騎獸……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正在《大家的圖書館》雜誌上隔月連載散文。 明明沒在打網球,卻得了網球肘。 目前戴了護具,好悶熱又好癢。 真想快點痊癒。 關於繪者

椎名優

其實在故事中羅潔梅茵也說過, 登場人物的名字又長又多,實在很難記得住。 我也很不擅長背片假名呢。嗚嗚嗚。
      

序章

目送要返回領主會議的齊爾維斯特離開後,卡斯泰德和斐迪南從空無一人的神殿長室中搬出可證明罪狀的證物,再封鎖神殿長室,不讓任何人進入。 隨後,兩人再討論歸納了有關羅潔梅茵的事情與設定。如果要直接採用齊爾維斯特即興編出的設定,多少還是太牽強了。雖然大致上的設定是「為了保護與母親相似、生來便擁有強大魔力的愛女,所以讓領主收為養女」,但領主一族的地位可沒那麼簡單,光靠魔力就能成為養女,卡斯泰德希望能再有個具有強大說服力的理由。 斐迪南輕敲著太陽穴,「嗯……」地陷入思考。 「那搬出她成立的工坊如何?羅潔梅茵因為同情孤兒院不忍卒睹的慘狀,便給予了孤兒工作與食物,就說領主是看中了她無私的奉獻精神與開發的新事業。」 「心疼孤兒院的慘狀,給予孤兒工作和食物,這樣子簡直像是聖女嘛。」 卡斯泰德嘀咕說道,斐迪南滿意地頷首。 「聖女嗎?嗯。就朝著這個方向編造幾段佳話,再讓羅潔梅茵就任成為神殿長,應該也會合理許多吧……卡斯泰德,別露出那麼懷疑的表情,我說的也不是謊話。事實上羅潔梅茵確實是為了拯救孤兒才成立工坊,雖然最大的目的是讓自己能安心看書,但拯救了孤兒這項事實還是不會改變。」 卡斯泰德經由斐迪南的報告,也聽說了羅潔梅茵在孤兒院成立工坊,但看到她本人,實在很難想像她真的完成了那樣的創舉。 「而且你也親眼見識過,她很擅長強大的祝福,只要照著擬好的臺詞說話,確實有幾分聖女的樣子。和之前討伐陀龍布時治癒土地一樣,再讓她重現一次就好了。」 聽到斐迪南這麼說,卡斯泰德憶起了討伐陀龍布那時的治癒魔法。羅潔梅茵用壓倒性的魔力治癒了土地,讓所有同行的騎士目瞪口呆。又因為先一步示範的斯基科薩表現不佳,讓她的魔力顯得更是強大。要稱作聖女確實是還太年幼了,但只要安靜站著別說話,看起來是有幾分聖女的氣質。柔順的夜色髮絲經過精心保養,有著連上級貴族千金也相當少見的豔亮光澤,月亮般的金黃色眼眸情感豐沛,也美麗得吸引人的目光。五官清麗精緻,讓人十分期待她長大後的模樣。而且大概是因為身體虛弱,雖然是平民出身,卻有著幾乎沒曬過太陽光的雪白肌膚,從未做過粗重工作的小手光滑又柔軟。再加上在斐迪南的栽培下,言行舉止也高雅得看不出來是個平民。雖然還不足以成為上級貴族,但只要經過指導,應該是不用擔心吧。 ……唉,但畢竟有些太自圓其說,為了讓貴族們心服口服,勢必要展現一次強大的祝福,那把她推崇為聖女也未嘗不可吧。 卡斯泰德說服了自己後,斐迪南卻面帶難色地看著他。 「實際功績是沒有問題,但關於你是因為擔心她被妻子們欺負,才把她藏進神殿裡,這部分可能就有些牽強了。艾薇拉並不笨,如果這樣向他人解釋,她是不會協助我們的。」 「但是,當時艾薇拉疏遠羅潔瑪麗確實是事實。」 第三夫人羅潔瑪麗受到了第一夫人艾薇拉與第二夫人朵黛麗緹的疏遠與排擠,在心力交瘁下,原本身體就虛弱的她才病倒了。 「但這是你單方面從羅潔瑪麗那裡聽來的說法吧?你仔細問過兩方的說法了嗎?」 卡斯泰德確實是不自禁比較偏袒受到欺負的羅潔瑪麗,然而斐迪南直視著他,追問這當中是否真的沒有誤會。 「……我聽說過起因是朵黛麗緹與羅潔瑪麗兩人老家間的不和,但是家中影響力最大的人是艾薇拉,她站到了朵黛麗緹那一邊以後,羅潔瑪麗才沒有了容身之地,明明應該袒護羅潔瑪麗才對啊。」 艾薇拉保持中立的那段期間還相安無事,但正是因為艾薇拉偏袒了其中一邊,情況才產生了劇烈轉變。這點讓卡斯泰德十分懊惱。 「你問過艾薇拉為什麼站到朵黛麗緹那邊嗎?」 「……她說是因為我都袒護羅潔瑪麗,可是,看到有人對她冷嘲熱諷,一般當然會站出來袒護她吧?我實在搞不懂艾薇拉為什麼站到朵黛麗緹那一邊。」 聽了卡斯泰德的說明,斐迪南一臉無言地按著太陽穴。 「如果是因為你都袒護羅潔瑪麗,艾薇拉才站到第二夫人那邊,那表示她只是想保持公平吧?我看還是該向艾薇拉問清楚詳情,再請求她的協助。因為這將決定羅潔梅茵今後在貴族的女性社會裡,會以怎樣的立場生存下去。」 如今曾是最大派系的領主母親已經失勢,所以今後在貴族的女性社會當中,最大的派系就是領主的妻子與艾薇拉所在的派系。如果羅潔梅茵想過上和平安穩的生活,最好是加入這個派系。女性社交圈是連齊爾維斯特也無法輕易介入的世界。明知如此,想到要拜託艾薇拉,卡斯泰德的心情還是沉重起來。 「……斐迪南,你能陪我一同向艾薇拉說明嗎?有沒有你在場,她的心情會大不相同。」 斐迪南是領主的異母弟弟,卻因為太過優秀,從小便遭到領主母親薇羅妮卡的冷眼相待。是卡斯泰德讓他加入騎士團,率先把他當作是領主的兒子表現出敬意、與他接觸,才保護了他免於惡意的侵擾。但是,自從前任領主臥病在床,必須要決定下任領主時開始,薇羅妮卡的排擠行為就變本加厲,所以斐迪南才宣布自己對領主的位置沒有興趣,進入了神殿。但是,直到現在他仍會協助領主的公務,騎士團人手不足時,也會幫忙填補空缺。艾薇拉成天對斐迪南讚不絕口,「要是沒有斐迪南大人,艾倫菲斯特才沒辦法維持運作呢」。所以要由卡斯泰德還是由斐迪南來說明,相信艾薇拉接受的程度也會截然不同。 「那邀請我出席明日的晚餐吧。白天我得一直忙到下午。」 「知道了。我還要回騎士團展開調查,所以這時間對我來說也算剛好。」 卡斯泰德離開神殿,回到騎士團,看見其他團員正在向一臉怯懦的達穆爾詢問詳情。剛才達穆爾是在昏迷不醒的狀態下被送出神殿,現在已經能夠坐著說話。看來是騎士團派了能夠施展治癒魔法的人去治好他了吧。 「等聽完達穆爾的證言,今天先解散吧。明日再審問今天抓到的罪犯。」 身為騎士團長的卡斯泰德這麼下令後,眾人異口同聲清晰回應:「是!」當中,只有達穆爾還是一派怯生生的樣子,戰戰兢兢地向他問道: 「卡斯泰德大人,請問見習巫女她……」 「她沒事。儘管魔力相差懸殊,但你非常盡責。」 對方是足以繼承伯爵之位的上級貴族,達穆爾只是下級貴族,兩者的魔力量有著天差地別。所以坦白說,卡斯泰德很佩服達穆爾竟然能堅持那麼久。說了羅潔梅茵平安無事,並慰勞他的辛苦後,達穆爾如釋重負地放鬆了緊繃的肩膀。 「……感謝卡斯泰德大人。」 聽完了證言,讓騎士團解散,卡斯泰德走向騎士團宿舍的房間準備小睡一會兒。原本現在他應該正為了領主會議前往中央,要是突然跑回家,也會造成家人的困擾吧。絕對不是因為他不想在沒有斐迪南的陪同下,與艾薇拉見面說話──卡斯泰德這樣說服自己,輕輕揮手取出思達普,輕敲黃色魔石。 「奧多南茲。」 魔石立即變形,變成了一隻白鳥。卡斯泰德對它說道:「明天會邀請斐迪南大人共進晚餐,麻煩妳做準備了。」然後一邊心想著要傳送給艾薇拉,一邊揮下思達普。奧多南茲很快就回來了,用雀躍的話聲重複說了三次「哎呀,斐迪南大人要過來嗎?那得馬上準備才行」,便重新變回了魔石。果然邀請斐迪南是正確的決定。 隔天早上,卡斯泰德開始進行審問,首先是神殿長拜瑟馮斯。即便本人拒絕作證,但因為有斐迪南提供的違法事項清單,所以處刑已是不容推翻的結果。對於罪狀之多,以及斐迪南那種連枝末細節也要查得一清二楚的個性,卡斯泰德看了只覺得渾身無力。但是最令他錯愕的,是一直以來持續包庇拜瑟馮斯的薇羅妮卡。 「竟然能夠包庇到這種地步。」 還以為列出罪狀後,拜瑟馮斯會更加激動地反駁或是大吵大鬧,他卻只是虛軟無力地低垂著頭。卡斯泰德心想,大概是齊爾維斯特甚至不得不制裁自己的母親這件事,對他造成了巨大的打擊吧。 不同於失魂落魄的拜瑟馮斯,聽說賓德瓦德伯爵始終是三緘其口。看來只能等到齊爾維斯特從領主會議回來,再使用查看記憶的魔導具了。不知道會是誰最容易與他的魔力同步,但卡斯泰德一點也不想窺看這男人的記憶。卡斯泰德暗暗祈禱著,希望自己千萬別擁有與賓德瓦德伯爵魔力相似的顏色。 「哎呀,斐迪南大人,歡迎您在百忙之中蒞臨寒舍。」 卡斯泰德偕同斐迪南一起返家,只見艾薇拉出來迎接時,深綠色的髮絲盤得比平常還要複雜精巧,臉上的笑容也比平常燦爛了三倍。雖然從以前到現在一直是這樣的差別待遇,但卡斯泰德還是忍不住嘆氣。 用完餐表示「有重要的事情要談」,屏退所有侍從後,卡斯泰德看向艾薇拉,她也靜靜等著他開口。 「啊……呃,艾薇拉,我已經決定今年夏天要舉辦女兒的洗禮儀式了。」 「哎呀,是哪位大人的女兒呢?」 艾薇拉瞇起黑色眼眸,像是要仔細觀察卡斯泰德的一舉一動。 「是我……和羅潔瑪麗的女兒,羅潔梅茵的洗禮儀式。」 「哎呀,我記得羅潔瑪麗沒有女兒喔。如果有孩子,那些人不可能一直到現在都默不作聲吧?羅潔瑪麗與上級貴族成婚之後,大概是因此高傲起來,有人竟然愚蠢地開始向許多大人提出無理要求,這件事難道你已經忘了嗎?這會使得朵黛麗緹和羅潔瑪麗兩邊的老家再起紛爭喔。」 艾薇拉提起了當年之所以害得羅潔瑪麗遭到排擠的老家親戚,不悅地瞪向卡斯泰德。「那是……」卡斯泰德想要反駁,艾薇拉卻打斷他,接著又說下去。 「如果真的出現了羅潔瑪麗的女兒,那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紛爭,又會再次掀起波瀾吧?真是討厭呢……雖然我很想這麼說,但既然斐迪南大人也來了,表示其中有什麼理由吧?在了解情況與原委之後,我是可以考慮給予協助。」 「艾薇拉,妳果然聰明。我們需要妳的幫忙,還請妳務必協助我們。」 「哎呀,斐迪南大人您過獎了。」 於是斐迪南開始向艾薇拉說明來龍去脈。羅潔梅茵是個能力出眾的孩子,所以將讓她以卡斯泰德女兒的身分舉行洗禮儀式,當場更會成為領主的養女。連領主與領主的異母弟弟都希望這個孩子成為養女,足以證明兩人都已認可她將對艾倫菲斯特的未來帶來莫大貢獻。 「倘若羅潔瑪麗的親人知道了這孩子的存在,一定又會引發紛爭吧。既然如此,舉行洗禮儀式的時候,別對外宣稱她是羅潔瑪麗的女兒吧。讓她做為這個家族的子女,做為你的女兒,我會代為負起母親的責任,將她教育為不負眾望的孩子。」 「那真是太好了。只要交給艾薇拉,我就放心了。」 聽到斐迪南的稱讚,艾薇拉笑得十分開心。 果然是不出所料,與其由身為丈夫的自己出馬,由斐迪南來拜託艾薇拉更有成效,艾薇拉臉上的冷峻已經消失無蹤。 「我在神殿已經稍微指導過她,所以言行舉止應該還算得體,但我希望可以再教導得足以踏進領主的宅邸。」 「哎呀,斐迪南大人親自指導過她了嗎?」 艾薇拉瞪大眼睛。斐迪南連在騎士團也非常嚴格,是出了名的鐵面嚴師,所以很懷疑他能否指導年幼的小女孩吧。卡斯泰德完全可以明白她的心情,他自己第一次聽到時,也很懷疑自己的耳朵。從羅潔梅茵端莊的舉止與出色的飛蘇平琴藝來看,斐迪南確實是嚴格指導過她,但她卻十分信賴斐迪南,也很親近他。卡斯泰德生平頭一次見到有小孩子會親近斐迪南。先前討伐陀龍布時,看見羅潔梅茵躲到斐迪南身後,他當下受到的衝擊直到現在也還沒有消散。 斐迪南說:「因為我很早前,便判定她不久後必須成為貴族的養女,」接著開始說明羅潔梅茵的情況。 「在協助處理文書工作上,她的能力相當優秀,魔力也很豐富。想法單純,容易操控,很輕易便能使喚她。雖然常常會有不合常理的舉動,但因為頭腦聰明,值得在教育上投注心力。她的吸收能力也不錯,但女性特質的培養我就無能為力了。」 「好的,請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教導她。」 隨後三人一起討論今後的規畫,洗禮儀式之前的準備工作,卡斯泰德便交由艾薇拉負責。接下來得為羅潔梅茵準備房間,在洗禮儀式之前,也要請指導過兒子們的禮儀教師前去指導羅潔梅茵。等一切準備就緒,再讓羅潔梅茵從神殿移動到貴族區。 「要準備女孩子的房間和衣服了呢。」 只有兒子的艾薇拉雙眼發亮,顯得十分開心。看樣子可以放心交給她了,卡斯泰德總算卸下了心口大石。 之後接到斐迪南的聯絡,說要為羅潔梅茵進行健康診斷,希望他也在場,因此卡斯泰德從調查工作中溜出來,前往神殿的神官長室。 「呃……父親大人,向您請安。」 羅潔梅茵一副不太熟練的樣子,用稚嫩的嗓音結結巴巴地請安,卡斯泰德忍不住揚起微笑。卡斯泰德只有在當騎士的兒子,總覺得有些難為情。如果羅潔瑪麗真的生了一個女兒,會是這種感覺嗎? 「羅潔梅茵,妳要再自然一點,不然旁人會起疑心。」 卡斯泰德提醒後,羅潔梅茵「嗚」地輕吸口氣,神情嚴肅地小聲唸了好幾次「父親大人」,練習讓自己叫得自然一點。低頭看著那個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勇敢投身進貴族社會的嬌小身影,卡斯泰德暗暗嘆氣。一旁斐迪南屏退了所有人,在房間中央攤開畫有魔法陣的紙張。羅潔梅茵不解地歪著頭,打量起魔法陣。 「這個是什麼?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這要用來檢測妳魔力的流動。妳以前說過只要身體沒有蓄滿一定的魔力,就會無法動彈吧?」 「……真有這種事嗎?」 進入貴族院以後,便會取得用以蓄滿魔力的思達普,也會學習如何把魔力壓縮並儲存在體內,但是在那之前,一般都是讓魔力流向父母贈予的魔導具裡。因為讓魔力流動會消耗體力,普遍也認為留在體內的魔力最好不要太多,否則會不利於身體成長。 「妳的成長速度會這麼緩慢,可以肯定是因為妳體內經常盈滿了魔力。但是,不管魔力多還是少,我從未聽過有人會因此體弱多病。」 「咦?這不是常見的現象嗎?」 聽完斐迪南的說明,羅潔梅茵訝聲大叫,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沒錯,並不常見。所以也為了確認這件事,要檢查在妳體內流動的魔力。」 「哇,還能夠做到這種事情嗎?好厲害喔!」 羅潔梅茵佩服地注視著魔法陣,連連點頭。不同於反應單純天真的她,卡斯泰德目光銳利地瞪向斐迪南。這種可以檢視體內流動魔力的魔法陣,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持有的東西。 「一般是醫師才會使用這種魔法陣吧?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我只是把製作魔導具時所用的普通魔法陣稍作應用,自己做了這個魔法陣。我不知道和醫師持有的魔法陣一不一樣,這也是我第一次用在自己以外的人身上。」 想要的東西就自己做出來,卡斯泰德對斐迪南的能力之優秀啞然失聲。但斐迪南沒理會他,攤開魔法陣後,在四個角落擺好魔石,轉向羅潔梅茵。 「羅潔梅茵,把衣服和鞋子脫了,站上去吧。」 「什麼?!」 「等、等一下,斐迪南?!」 卡斯泰德大驚失色。就算是年紀還小,這也不是該命令女性做的事情。然而斐迪南卻不慌不忙,一臉理所當然地指著魔法陣。 「等妳舉行完了洗禮儀式,成為領主的養女,就沒辦法檢查了,所以要趁現在。快站上去吧。」 羅潔梅茵交互看向卡斯泰德和斐迪南,難為情得小臉通紅,一步步後退喊道:「我不要!這怎麼好意思嘛!」 這樣對這個孩子太可憐了吧──但不同於這麼心想的卡斯泰德,斐迪南滿不在乎地瞥了眼羅潔梅茵,哼笑一聲。 「妳還有羞恥心可言嗎?明明之前洗澡不以為意,現在在說什麼?」 「什麼?!洗澡?!」 卡斯泰德簡直不敢相信從斐迪南口中說出來的話。 ……之前洗澡不以為意?難不成斐迪南和羅潔梅茵一起洗過澡了嗎?! 「斐迪南,你到底對這麼年幼的孩子做了什麼……」 「不、不要誤會了,卡斯泰德!我是指之前用魔導具窺看她記憶時的情況,並不是真的和她一起洗過澡!」 斐迪南瞪大了眼,焦急地向卡斯泰德反駁。看他不再是平常的面無表情,流露出了真實情感,應該不是在說謊吧?卡斯泰德在腦海一隅裡冷靜地這麼判斷。但是,一般任誰聽了都會誤會吧。如果是不知道有那種魔導具的人聽了,肯定以為斐迪南有喜愛女童的癖好。齊爾維斯特要是在場,鐵定會樂不可支地大肆調侃。 「羅潔梅茵,妳明明那時候完全不介意,現在又有什麼好害臊的!」 「可是,那時候是因為好久沒用到『泡澡劑』、『洗髮精』和『潤髮精』,我太興奮了,又看不到神官長人在哪裡,感覺就像在講『電話』一樣,而且還是在夢裡,並不是現實啊……總之!要當著別人的面脫衣服,我辦不到!」 卡斯泰德聞言總算也明白了,他們確實是在窺看記憶時出現了洗澡的場景,而羅潔梅茵當時並不怎麼介意也是事實。 「我只是要檢查妳的身體而已,並非洗澡,不需要感到抗拒吧?」 「怎麼不會嘛!既然是要健康檢查,請叫醫師過來!」 「把我當成醫師就好了,反正接下來要做的事也一樣。」 因為能力優秀,斐迪南真的可以做到醫師在做的事情,況且他的個性又是自己感到好奇的事情,不自己調查清楚絕不罷休。 「成為梅茵以後,就算被不認為是自己父親的男人脫衣服,妳不是才三天就放棄掙扎了嗎?現在妳成為羅潔梅茵已經超過三天了,這次也一樣放棄掙扎吧。」 「不、不不不、不行啦!」 羅潔梅茵拚命搖手,和斐迪南拉開距離,一邊逃竄一邊大喊:「卡、卡斯泰德大人,救命啊!」但依照卡斯泰德現在的位置,羅潔梅茵與他之間還卡著斐迪南。所以羅潔梅茵繞了一大圈想跑過來,卻眨眼間就在中途被斐迪南抓住。 「呀──!住手啊!嗚哇──!」 百般不情願接受檢查的梅茵,終究還是敗在斐迪南的手中,而斐迪南又會發現梅茵身體中什麼樣的秘密呢?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香月美夜─著  椎名優─繪

    	從小就是個超級書痴的女大學生麗乃,在地震時被掉落的書給活埋,當她醒過來時,發現自己竟然轉生到了陌生的異世界,變成名叫梅茵的五歲小女孩,不但生在貧窮的士兵家,還體弱多病,但最讓她難以接受的是,這個世界完全找不到任何書店或圖書館,就算想看書,也是一般平民根本買不起的天價!於是梅茵下定決心:「既然買不到書,那我就自己動手做!」目標是成為圖書管理員,為了在異世界也能過著被書環繞的美好生活,就從做書開始努力吧!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香月美夜─著  椎名優─繪

    	麗乃轉生到異世界成為窮人家的小女孩梅茵已過了一年,嗜書如命的她,在這裡不但買不到書,想要看書更是難上加難,於是她每天都絞盡腦汁想要自己來做書。但接二連三的挑戰,最後卻都以失敗告終,加上遭到「身蝕」侵襲,讓她成天臥病在床,前途可以說是多災多難。不過,靠著與生俱來的毅力和鄰居少年路茲的幫助,梅茵一邊努力賺錢,一邊終於開始了真正的「造紙」之路。眼看夢想正要起步,但就在此時,「身蝕」的熱意卻又再度從她的身體裡爆發出來……
    
定 價:320元
優惠價:79253
    	香月美夜─著  椎名優─繪

    	梅茵雖然保住了一命,「身蝕」的威力卻不可小覷。它不僅無法完全根治,還需要貴族擁有的昂貴魔導具才能進行治療。眼看距離下次復發只剩下一年,梅茵必須決定,要和家人分開,還是把一切都交給命運?但儘管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下,梅茵仍然努力想要實現「與書為伍」的心願。季節再度更迭,梅茵如今已經滿七歲了。她必須前往神殿參加洗禮儀式,沒想到在中途迷路之下,竟意外發現了夢寐以求的圖書室,而她的世界也從這一刻起,產生了劇烈的改變……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香月美夜─著  椎名優─繪

    	梅茵終於成為神殿的「青衣見習巫女」,協助處理神殿事務,並被允許進入圖書室研讀聖典。然而,梅茵空有魔力和財力,卻沒有對等的身分,因而備受歧視;加上她不熟悉貴族社會的潛規則,連三位侍從也不願聽命,讓梅茵一個頭兩個大。就在梅茵忙著適應新生活之際,她無意間目睹孤兒院的孩子餓得骨瘦如柴的慘況。梅茵知道她不該插手干涉,和孤兒院扯上關係;但另一方面,她卻無法對那些孩子見死不救。陷入兩難的梅茵,到底該怎麼辦呢?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香月美夜─著  椎名優─繪

    	成為青衣見習巫女的梅茵十分忙碌,不僅要整理圖書室、幫神官長處理公務,還要不時查看孤兒院和梅茵工坊的狀況。就在她忙得焦頭爛額之際,得知了母親懷孕的大好消息!為了迎接即將出生的小寶寶,梅茵決定製作一本繪本當作禮物,於是她特別招攬畫師葳瑪擔任侍從。在眾人的協助下,梅茵一步步從製作紙張、墨水,到畫圖、雕版,最後穿線裝訂,終於大功告成!梅茵不但做出了給孩子看的繪本,更做出了兒童版聖典,漫長的製書之路也往前邁進了一大步……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香月美夜─著  椎名優─繪

    	為了讓更多人能以便宜的價格買到書,梅茵努力提升印刷技術,終於完成了「金屬活字」。然而,她擁有強大魔力的消息也在貴族之間迅速傳開,引起各方人馬在暗中覬覦。另一方面,因新的印刷技術問世而備感威脅的墨水協會,也開始探查梅茵的來歷。面對步步進逼的危險,神官長決定將梅茵藏在神殿裡,並請求騎士團長將她收為養女,以便獲得更嚴密的保護。梅茵就這樣和侍從們一起度過漫長的冬天,眼看和家人相處的日子開始倒數,她該如何迎接未知的挑戰?
    
定 價:299元
優惠價:79236
    	香月美夜─著  椎名優─繪

    	歷經漫長的冬季,明媚的春天終於再度降臨,但艾倫菲斯特卻彌漫著險惡的氣氛。梅茵一面照顧剛出生的弟弟加米爾,一面開發彩色墨水製作新書,沒想到外地貴族竟派人混進城裡,打算強行擄走梅茵。雖然梅茵的父親及時趕到,卻不敵對方的魔力,只好帶著她返回神殿求援。神殿長趁機逼迫梅茵與外地貴族簽訂契約,雙方因此爆發了激烈的戰鬥!然而,想要保護心愛的家人和侍從,光靠梅茵的魔力還不夠,她必須下定決心,作出最殘酷的決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