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購物車   更多主題書展   前往三民網路書店
×
四幕戲【起】
定價:299 元
特價: 79 236
放入購物車
四幕戲 【結】
定價:299 元
特價: 79 236
放入購物車
對聶非非來說,如果有一種人離她最遙遠,聶亦就是。
十二歲時,她還對未來感到迷茫,他已是公認的天才。
十年過去,當她好不容易在海洋中找到自我,成為一名海底攝影師,
他卻已是最年輕的博士、眾人仰望的生技權威。
聶亦永遠不會知道,僅僅是一場演講,他無意間展露的才華,
就成了聶非非心動的瞬間,讓她對他難以忘懷。
但她很清楚,崇拜是距離相知最遠的感情,
她與聶亦,始終是兩個平行世界的人。
直到那場乏善可陳的相親派對上,他們的生命猝然交會。
初次見面,她沒看清楚「那個人」,只記得他清冷的聲線和高瘦的身影;
再次相會,聶非非才發現眼前這個冷靜地向她提議結婚的男人,
竟然就是她朝思暮想了十年的他——聶亦。
美夢即將成真,聶非非的心裡不該有一絲猶豫,
然而這個原本應該象徵幸福的求婚,卻伴隨著一個讓她難以理解的條件:我不能愛妳……
對聶亦來說,如果有一種感情離他最遙遠,愛情就是。
他理解所有構成「人」的基因序列,但卻始終看不懂「聶非非」。
他以為即便沒有愛情,富裕的生活也能讓她感到滿足,
但他不知道,她想要的婚姻需要很多愛,哪怕只是單方面付出也好。
他以為他們之間談不上情深情淺,
不過是一場「拿潛水器換婚姻」的完美交易,
可惜他沒有意識到,「聶亦」的存在對她而言意義重大。
不知不覺間,聶亦的心中也漸漸起了變化:
她的古靈精怪,把他原本平淡的生活染得絢爛多彩;
他開始在意她的笑容、眼淚,以及髮絲輕拂在指尖的心動。
他不再習慣寂寞,更難以想像自己有一天會失去她。
或許,這一樁起於利益交換的婚姻,還不壞!
然而他永遠忘不了的那一天,卻來得猝不及防,
她選擇逃離他的身邊,只為了一個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透的理由:
因為我愛你……

唐七

超人氣網路小說家,曾以筆名「唐七公子」寫作,作品風靡兩岸三地,其中成名作「三生三世」系列更引發讀者瘋狂追捧! 她的文風極富特色,在細膩優美的遣詞用字中,含藏不著痕跡的幽默,人物的形像與性格躍然紙上,情節則常出人意料之外,讓讀者時而被逗得開懷大笑,時而心弦緊繃、感動落淚,有「虐心女王」的稱號。 另著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三生三世枕上書》、《華胥引》等書,本本暢銷,並多已改編拍成電視劇與電影,叫好叫座!

人的心就像是個玻璃房子,裡面撒了花種。愛就像是陽光,有一天它突然照進玻璃房子裡,然後妳的心裡就會盛開一朵花。如果妳感覺妳心裡正盛開著一朵花,那就是愛情。

我從沒有像那樣喜歡過一個人,他的一切我都喜歡,他說我很好,我值得更好的。我卻想,你不知道我是為誰才變得這麼好,如果我真的有這麼好,那麼我值得的人只有你。

真正的痛苦是那情感已經融入你的骨血,你已經不知道那是不是痛,那情感就是你的化身。

愛讓人嫉妒、沮喪、忍耐、悲哀,但是無論妳愛上的人是什麼樣,愛這件事本身,會讓妳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愛是不能回首,回首是痛;愛是不能停留,停留是痛……回首多少次、停留多少次、痛多少次,才能讓時光重新勾描出她的影子。

想念真是很玄的東西,人的心明明那麼大,可當你想念一個人的時候,它就變得那麼小,小得只夠裝下那個人的影子。

未曾身臨絕境,真是不知道愛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它可以讓你那麼溫暖,也可以讓你那麼鋒利,可以讓你那麼寬容,也可以讓你那麼自私。

這世界如此巨大,有山有海,將我們隔開。親愛的,我找不到一條路,到你的身邊去,或是讓你,到我的身邊來。

推開窗戶,十一月的冷風迎面撲來,我打了個噴嚏。屋子裡的藥水味在一瞬間散開,臘梅的幽香隨風而來。
今天太陽偏冷,一院含苞待放的臘梅在冷色的日光下熠熠生輝,像一片鑲了金邊的黃色煙雲。臘梅深處的非非河上架起一座小石橋,石橋兩邊立著幽靜的石浮屠,聶亦走到石橋的正中央,後面跟著西裝筆挺的褚秘書。
我深呼吸一口氣,舉起右手來,盡量拉長自己的聲調,用一種刑滿釋放的歡快心情,衝著他的背影惡作劇地喊了一聲「freedom」。就看見那個穿深色羊絨大衣的挺拔背影在我中氣十足的「freedom」聲中跌了一下,善解人意的褚秘書一把扶住他。他定了一定,轉過身來,神色不變地接過褚秘書遞過去的手機,隔著老遠的距離看我。
不到三秒鐘,房間的小音箱裡就響起他的聲音:「聶非非,三件事,關窗,脫鞋,把被子給我蓋到下巴。」
聶亦的聲線偏低偏冷,他二十歲時曾在Y校留校任教一年,聽說當年他教的女學生中有百分之七十宣言,憑他的聲音就能愛他一輩子。
我一看小石橋離我挺遠,心中頓時充滿底氣,抬起下巴傲慢地和音箱說:「不關,好久都沒有吹過自然風了。」
聶亦平靜地說:「沒有這個選項。」
我把下巴抬得更高和他講條件:「聶博士,做人隨和點好嗎?別對我這麼苛刻,我就吹三十秒。」
他的聲音沒有任何起伏,道:「林護士。」
我還沒反應過來,前一刻被我支出去倒水的林護士突然竄出來啪一聲關了窗戶,下一秒就要將我往床上扶,我本能扒拉住窗框,對著小音箱喊:「聶亦我們一人退一步,我看你出院子我就上床去躺著,我保證。」
他思考了大約三秒,換了隻手拿手機,「林護士,把那件睡袍給她披上。」頓了一頓,修正道:「不,裹上。」
我裹著林護士拿過來的聶亦的羊絨睡袍,站在玻璃窗後和小石橋上的他對視。作為一個水下攝影師,必須要有一雙好眼睛,我的雙眼裸眼視力均達一點五,這個距離要看清聶亦的臉不是什麼難事。他的視力不及我好,這麼打量我,卻頂多只能看看我有沒有將睡袍衣領裹嚴實。很有可能他就是在看這個。
非非河不寬,橋頭立了棵雲松,聶亦就站在雲松下。整個庭院都是他親手布置,是崇尚以泉石竹林養心的唐代文人偏愛的園林風格。世界上就有這樣的人,從事的工作是這個時代最潮最尖端的生物製藥科技,個人生活情趣卻復古得能倒退到封建文明時期。
看著他像棵玉樹一樣站在那兒我就忍不住讚嘆:「這是誰家的小伙子啊,怎麼就能長得這麼俊呢~」
他還沒切斷手機,照理說應該聽到了我的誇獎,卻只動了動嘴唇,什麼也沒說。他轉身的時候碰到身旁的松枝,樹枝在風裡顫巍巍搖晃。他走進臘梅深處,黃色的小花朵逐漸變得模糊,只有他的背影還在我眼中清晰。
天從沒有這樣藍,人間灑滿了陽光。
我想我得好好記住這個背影。
林護士問我:「非非,妳怎麼眼睛紅了?」
聶亦已經坐進車裡,我脫下睡袍跳上床,對林護士說:「剛才眼睛睜得太大,這會兒真疼,林護士妳看我要不要來個冰敷?」

眼睜睜看著床頭的電子鐘指到十一點半,估摸著聶亦已經上了飛機,我躡手躡腳下床倒了兩杯茶,在其中一杯裡放了兩片速效安眠藥,按鈴請來林護士,表示閒著也是閒著,大家不如一起喝個茶做個午餐前的談心。
二十分鐘後,林護士被放倒在床,我鎮定地吃了午飯,跟張媽說下午我要休息,別讓人來打攪我。
幹完這一切,我戴上林護士的帽子、穿了她的大衣,順利溜出門。
S市飛洛杉磯二十年前就要十三個小時,二○二○年的今天依然要飛十三個小時,在速度的提升上真是毫無建樹。聶亦他們公司那架灣流G700雖然可以使用手機,但不可能隨意變更航道,所以即使聶亦知道我逃了,至少二十六小時內他是沒法趕回來捉住我的。而林護士至少會睡五個小時,也就是說,光天化日之下,我還有四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
這是一場準備了整整兩個月的逃亡。
一想到逃亡這兩個字眼,真是令人莫名緊張。

我在本市最大超市的水果區接到好友康素蘿的電話。康素蘿她媽學歐洲文學,酷愛喬治‧桑,恨不能直接把她的名字取做康素愛蘿,多虧報戶口時,事務所的職員不給登記,她才沒得逞,從此康素愛蘿就變成了康素蘿。
康素蘿做賊似地壓低聲音:「○○七,我是○○八,請回話,請回話。」
我從一堆搶柳橙的大媽大嬸中擠出來,對著聽筒吼:「妳大聲點兒,今天柳橙減價,一堆人圍這兒呢,吵得不行。」
她說:「柳橙減價,這是新暗號?」
不等我回答已經自顧自興奮道:「非非,物資都給妳準備好了,妳成功潛逃出來沒?」
我說:「出來了。」
她興奮得說話直哆嗦,「路上是不是很驚險很刺激很緊張?我們在哪兒接頭?有沒有人跟蹤妳?」
我說:「別提了,出門正遇上招車高峰期,攔了半小時才攔上個車,我在三S超市。」
她頓了一下,打斷我,「妳逃亡還招車?」又說:「啊對,招車好,出其不意,妳真是太聰明了,在超市接頭也好,所謂大隱隱於市,超市人多,他們絕想不到我們在那兒碰面。妳等等,我馬上就來。」
我說:「我在三S超市買水果,買完水果再叫個車去妳家吧,妳別過來了,三環今天堵車。」
她愣了好半天,「……妳在超市買水果?妳逃出來第一件事是招車跑去超市買水果?」
我說:「哪能呢。」
她鬆了口氣。
我說:「還買了個化妝包、一捲雙眼皮膠帶和一個月份量的假睫毛。」
她提高音量,「聶非非,妳不是逃亡呢嗎?」
我把手機夾在肩膀和耳朵之間,邊挑火龍果邊回答她:「是啊,但逃亡路上也得吃水果吧,再忙也不能忘記補充維他命。」
她說:「妳買瓶維他命不就得了?」
我說:「一看就知道妳不是用心過生活的人,維他命和新鮮水果能比嗎?」想了想說:「哦對了,還得再去買個太陽能榨汁機放車上,路上還能榨點果汁喝。」
她咬牙切齒,「聶非非,有妳這麼逃亡的嗎?妳逃得這麼不專業,不被聶亦抓到才怪。」
我笑了,將手機換了邊肩膀放,挑了個尤其大、色澤尤其鮮豔的火龍果裝進保鮮袋裡,對著手機那邊快要發火的康素蘿說:「放心,他抓不到我。」

聶亦抓不到我,他現在正在飛機上,而且該專業的地方,我自我感覺做得也還行。
一個半月前我讓康素蘿幫我準備了輛Land Rover暢行者,這車的名字取得好,暢行無阻,買它就圖個好彩頭。四十天裡我們陸續備齊了各種跑路必需品填充滿後車箱。半小時前我在計程車堵車的空檔訂了張三天後飛倫敦的機票。十分鐘前我在超市旁邊的銀行取到足夠現金,還拿了幾個金條。五分鐘前我去買了個新手機,拿了張新卡。現在我買到了想要的新鮮水果,還順便買了兩包瓜子。接著就是去康素蘿家拿車跑路。我在心裡深深佩服自己不愧是個做事有條有理的人。
現在是下午兩點,再過兩個半小時,可能林護士就會醒過來,她們一定驚慌失措,說不定張媽還會昏過去。相對來說林護士可能要鎮定些,我都能想像她如何哆嗦著手指撥通聶亦的電話,然後聶亦在三萬英尺的高空接起手機,他說:「喂。」偏低偏冷的聲音。
我心裡一空,對自己說:停,點到為止,聶非非,別再腦補下去。
褚秘書沒有陪聶亦一起去美國,他應該會第一時間聯絡他。以褚秘書的萬能,查出我訂了三天後飛倫敦的事最多只要兩小時。這三天他們會在市裡找我,三天後會到機場堵人。他們應該想不到今天晚上我就開車跑路了。三天之後,我已經在三千公里外。
聶亦一定沒想過我會走,他怎麼會想。知道我走了他會怎樣?三天後他會去哪裡找我?冬天我喜歡南方,最討厭北方,他可能以為我要去南方的非非島或者雨時島,他不會知道北方的長明島才是我的目的地。
那不是我們的島,卻是我想去的地方。

瞞著聶亦,聶非非展開了精心策畫的出走,究竟她為何要離開?北方的長明島,又隱藏了什麼故事?打開《四幕戲》,體驗愛情的起承轉合,享受戀愛的峰迴路轉!
定價:280 元
特價: 79 221
放入購物車

三生三世枕上書

唐七筆下最令人歎服的前世今生、入骨相思!已改編電視劇!

青丘女帝鳳九最熱中兩件事:美食和打架。然而,當遇上情關時,她卻又是如此執著和癡心!在東華帝君的宮裡掃了幾百年的地不算什麼,甚至不惜化作一頭紅狐狸只為搭救東華。可惜努力了千年的戀情不只換不得東華的半分用心,還害得鳳九深陷劫難與難以割捨的眷戀中……他們之間,到底是緣分還是冤孽啊?!

定價:299 元
特價: 79 236
放入購物車

三生三世枕上書

【終篇】

東華帝君vs.青丘女帝的愛情最終章!當當網總榜第一名!

回到青丘,鳳九果真拋開過去,對東華斷了執念。豈料當她終於以青丘女帝的身分與他再次邂逅,她的聰明慧黠與嬌俏可人卻讓東華動了凡心,甚至在鳳九遇難時,不惜捨身相救。眼看努力了千年的戀情就要開花結果,但就在兩人大婚前夕,東華卻忽然失蹤了!難不成,這一場「孽緣」還要持續到下一個千年嗎?……

TOP